>
>
>
《科技日報》:國網何以成為“領跑者”

頁面版權歸遼寧輸變電工程建設有限公司所有 中企動力提供技術支持  《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息產業部》遼ICP備案12007465號

總公司辦公室 Tel:0416-4567776 沈陽分公司 Tel:024-83995077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一:
《科技日報》:國網何以成為“領跑者”

分類:
行業動態
作者:
2017/06/29 16:39
瀏覽量
【摘要】:
農歷馬年春節“黃金周”之后的第一個工作日,一條“中國特高壓技術首出國門”的消息震動業界——北京時間2月7日20時,由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與巴西電力公司組成的聯營體成功中標世界第三大水電站美麗山水電站送出工程,該工程將采用中國領先世界的特高壓直流輸電技術,把巴西北部亞馬遜河流域的水電送到2092公里外的東南部負荷中心,從而成為中國特高壓品牌走上國際舞臺的啟幕之作?! ∧孟倫芡蹲蝕?9億美元的這樣一個大工
農歷馬年春節“黃金周”之后的第一個工作日,一條“中國特高壓技術首出國門”的消息震動業界——北京時間2月7日20時,由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與巴西電力公司組成的聯營體成功中標世界第三大水電站美麗山水電站送出工程,該工程將采用中國領先世界的特高壓直流輸電技術,把巴西北部亞馬遜河流域的水電送到2092公里外的東南部負荷中心,從而成為中國特高壓品牌走上國際舞臺的啟幕之作。
  拿下總投資達19億美元的這樣一個大工程,自然少不了談判桌、競標場上你來我往的心智、技巧以至耐力的比拼,但決定成敗的終極因素,“說到底還是實力”,全程參與項目競標的國網直流建設部副主任高理迎如是說。
  “領跑者”的煩惱
  實力當然包括雄厚的財力,但更多是指在技術水平上的全球“領跑者”地位。
  “以前都是我們去找人家,現在都是他們來找我們”,長期從事科技管理工作的國網副總工程師王益民這樣描述國網跟那些昔日技術主導者的關系,而主導權的易手,并不全因買方、賣方市場角色的轉換。王益民對找上門來尋求技術合作的跨國公司直言,你不要跟我說你這個產品在哪個國際大公司用過,“你到我這兒來,別人用過的,我不要;你要跟我合作,就得把你最頂尖的東西拿出來,我們一起研發,填補空白,再用到全世界去。”
  這份豪氣不僅來源于國網已在世界上率先建成“二交三直”特高壓工程,更來源于這些工程中“世界運行電壓最高、輸送能力最強、技術水平最高”的指標一次又一次被刷新;來源于整個特高壓領域“真正的核心技術,全在我們手上”。
  高理迎以直流輸電為例介紹說,我們現在換流容量、線路長度均占世界35%強,但我們這么大的需求,這么大的保有量,“規模世界第一是理所當然的”。他更看重的是作為直流輸電強國的“唯一標志”——從技術輸入型變成技術輸出型,“除此之外,做再多花活文章也算不了什么”。
  一兩年來,“領跑者”角色也帶來一些特殊的煩惱:“在科研選題上,過去,我們只要看ABB在做什么,西門子在做什么,我們就立項;現在,左看看,右看看,已經沒有可參照的技術了。”讓王益民頓生“領跑很累”的感覺。
  國網科技部的同事們也多有同感:跟跑的好處就是,這東西人家已經做出來了,所以只要投入資金、人力,肯定能做出來;可現在我們要做的都是“前無古人”的事情,風險、挑戰不可同日而語。
  以規劃為例,國網科技部正在做“十三五”科技發展規劃,身處領跑位置,做這種戰略性研究,很容易有失去目標的不能承受之重。
  從“仰人鼻息”到“舍我其誰”
  王益民回憶,差不多從10年前開始到現在,只要我們立一個科研課題,就會有一個洋品牌被“趕”出中國,“基本上都是這個路線”。
  比如,原來我們的調度自動化,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四大網全是進口設備;國家下大力氣組織兩大電科院自主研發出國產調度系統,形成了國產自動化設備的一統天下。直流控制?;じ湫?,10年前,國網投資一個億立項開展直流換流站控制?;ぱ芯?,南瑞繼保的自主產品一做出來,“老外的價格一下子跳水到二分之一、三分之一”。
  像這樣“洋品牌價格跳水”的例子,近年來在國內電工裝備市場上層出不窮。這使得國內輸變電裝備制造業從過去的“仰人鼻息”,到現在的“舍我其誰”,數年內迅速崛起一批在國際市場上聲名赫赫、具備相當強競爭力的優勢企業集群。
  而在國際市場上,“領跑”地位的影響力尤為彰顯。
  巴西美麗山水電送出工程決策,最初考慮了包括直流、交流及一種“半波輸電”的技術路線,加上各種不同的電壓等級,共有13種輸電方式。2010年起,國網多次和巴西業界、政府部門互動,最終“從13種方案變成了國網提出的±800千伏特高壓直流的方案”?;ザ曬Φ謀澈?,是當年國網建成投運的向家壩-上海(向上)工程,在國際上樹立了單位容量造價低、損耗低、運行可靠的范例。
  影響力的另一有力體現,是國網已獲20項國際標準主導制定權,中國特高壓標準電壓已成國際標準。
  逼出來的“手術”
  “這都是逼出來的”,當被問到對國網近年來創新資源整合的看法,國網科技部(智能電網部)主任王宏志坦言。
  王益民則用“動手術”來形容創新模式和創新架構的解構和重組。比如,創新這個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我們說的比較多的叫“鼓勵創新,寬容失敗”,但實際上你不能失敗——一個項目,5億、10億、幾十億的投下去,反正寬容失敗,就失敗吧,這在傳統架構下根本行不通,所以“必須動手術”。
  王宏志強調,特高壓也好,智能電網也好,都是中國的國情需要,我們的資源稟賦和負荷中心的逆向分布,決定了我們一定要做這件事。而面對特高壓領域那么多世界級難題,面對智能電網這樣一個各種電網技術的集成,要在短時間內拿出成果,滿足建設需要,原有的模式不得不作出改變。
  怎樣變?歸納成一句話,就是創新資源由條塊分割向協同統一、分散粗放向集中精益方式轉變。
  王宏志介紹,創新體系建設,打破公司原來的多級法人長鏈條管理結構,統籌協調科技資源和布局,基本建成分工明確、優勢突出、業務協同的四大創新主體:直屬科研單位、直屬產業單位、省屬科研單位、海外研發機構。
  王益民稱之為“凱撒的歸凱撒,人民的歸人民”。比如直屬科研單位中國電科院,原來近7000人的規模,是國網的一個創新核心。但也存在又想著做科研,又想著掙錢發票子,一心多用的弊端。現在把它重組,國網保證它的項目經費,專心做研究和技術支撐;產業集團,你就專心做市場,后面由研發單位提供創新成果。這樣4000多人調到產業去,留下2000多人的精干團隊。這幾年,連續研發出被稱為“爭氣閥”的直流換流閥等高水平成果,攻克了過電壓、外絕緣和電磁環境等技術瓶頸,解決了特高壓建設中的重大難題。
  而省屬科研單位則集中體現了國網的集團優勢。王益民介紹,比如山東、上海、湖南等省公司,都有自己特色鮮明的研發力量。面對智能電網這樣的選題,盡管設備項下就150多項關鍵設備研制,但是分到每一個省,也就是幾項,“他就可以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做好”。今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的“電網大范圍冰凍災害預防與治理關鍵技術及成套裝備”,就是以湖南公司為主,發揮其特色科技力量的優秀成果。
  創新動力何在?
  王益民去年在中央電視臺做對話節目時,被一位意見領袖問到一個尖銳問題:你們電網會主動改變去接納分布式電源嗎?
  王益民答道,如果你今天就要我的命,我肯定跟你拼命。但你說的這件事不是一個瞬時發生的革命,而是一個漸變的過程。這是一個大趨勢,我抵抗不了,何不馬上轉型,順勢而為呢?再說我們是搞電專業的,我干這個比其他任何人都有優勢,有什么理由不主動、積極呢。我們整個電網公司都有這種認識,肯定比誰都積極、主動地應變。
  談到智能電網,王益民表示,國網投入人力財力如此之巨,表面上是吃虧的,短期看,銷售電量降低了,銷售收入、利潤減少了。但我們經過研究,看到了其中的商機:過去,用電負荷是盲目的,隨機的,想什么時候用就什么時候用;為保證可靠供電,我們必須增加設備冗余度。但現在,智能電網讓用戶從盲人變成有眼睛、有耳朵的人,我們和他互動的結果是讓用電變得有序,這樣就能整體提升電網資產的利用效率,通過精準控制,把電網資產的利用效率提高幾個點,這個錢我們就全掙出來了。所以長遠看,實際上我們也能得益,智能電網大有可為。